当前位置:ugame.cn健身2222cc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“映客”,有你吗阿狸的头像
2222cc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“映客”,有你吗阿狸的头像
2022-11-23

《支点》记者 蒋李 实习生 邱蕾

2017年第一天,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发布了名为《给宝宝的一封信》的公开信。这里的“宝宝”,指的是1.3亿映客用户,相当于每10个中国人中,就有1个是映客的用户。

自2015年成立以来,映客一直奉行“让所有人都能轻松直播”的全民直播理念,传播内容不局限于游戏、娱乐领域,而涉及各行各业。

这种思路让映客异军突起。从2015年末开始,映客便一直蝉联ASO100移动推广数据平台APP Store中国社交总榜免费榜第一的位置。

第三方咨询机构易观《2016年12月移动APP排行榜Top1000》显示,映客月活跃人数1453.4万人,在直播类APP中排名第一,比排名第二的斗鱼TV高出201.6万人。

让很多人感兴趣的是,发展才两年的映客,是如何实现用户过亿的?

只做移动端的直播

1月12日,奉佑生在他缔造的移动直播平台上,过了一把当“网红”的瘾。

一时间,弹幕满屏齐飞、“跑车”纷至沓来,本次直播吸引了110多万观众同时观看,刷新了映客在线观看人数的新纪录。

“太不容易了,直播很辛苦。”尽管受到万般宠爱,奉佑生仍直言半小时的直播“并不好过”。

然而,奉佑生的这番“吐槽”,却透露出一丝自豪。实际上,梳理其创业履历,奉佑生可谓是互联网时代的“幸运儿”。

1997年大学毕业后,奉佑生在老家湖南当公务员。工作3年后,他发现这并非是他想要的工作,便毅然选择了辞职。

2000年,奉佑生先做ERP系统开发,后又辗转到了A8音乐,一呆就是12年,先后做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。2014年,他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——蜜live之后,便盯上了直播行业。

彼时,直播并非新概念。从PC时代开始就有六间房、YY、9158等,但移动直播确实是个新鲜事物。深入研究后,奉佑生发现这一领域颇具投资价值。

第一,网速大幅提升。直播是对网速要求最高的娱乐产品,必须保持网络整体通畅。从2015年年头到年尾,国内4G渗透率从12%提升到了29%,手机网络资费也在不断降低。

其二,摄像功能升级。2015年,不少手机的前置摄像头都升级到了400万像素以上。这极大促进了移动直播行业的发展。

第三,直播生态系统之中,只要设置好规则,平台、主播、用户可形成良性循环,并能衍生出很多具有价值的内容。

“过去音乐人想成名很不容易,但通过直播平台每天播一两个小时,不仅能把才华展示出来,同时还能收获粉丝及经济效益。”奉佑生对《支点》记者说。

2015年3月,奉佑生创办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,两个月后映客正式上线。仅4个月时间,注册用户就超过了1000万。

映客上线后,虎牙直播、斗鱼TV、全民TV等平台纷纷开发移动端,后续出现的花椒直播、龙珠直播也都主打移动端,移动社交软件陌陌也添加了直播功能。

不过,虎牙直播、斗鱼TV都有PC端,但映客一直专注移动端。

“PC端操作太复杂了,要想把摄像头、麦克风调好太难,我都搞不定,何况一般用户?这也是我坚持不碰PC的原因。”奉佑生说。

定位为“全民直播”

刘茜是湖北大学本硕连读的研二学生,2015年之前,她从未想过自己能成为一名网络主播。

在映客出现之前,国内直播APP几乎都是“秀场主播”类型。

简单来说,就是专业主播与观众唱歌、玩游戏,观众可在线与主播互动并赠送各种虚拟礼物,有些高昂礼物甚至一件价值几千元。

秀场主播的第一梯队是平台力邀的各界名流,这类资源往往稀缺且昂贵。

如军事评论家张召忠、《奇葩说》议长马东,以及贾乃亮、黄晓明、周迅等一众艺人,都曾被力邀参与直播。

秀场主播的第二梯队,则是平台签约的美女或“网红”。

2014年底,刘茜有个长相出众的女同学签约了一家直播平台,利用空闲时间在上面做《炉石传说》游戏直播,一个月就赚到了一年的学费。

“我当时也想去试试,但我不会玩游戏,唯一的特长是制作各种甜品。那时,这种特长找不到合适的平台。”刘茜说。

如果将秀场主播称为主播平台的B2C模式,那映客就是以C2C模式为主:定位为“全民直播”,不签约主播。有明星参与,但绝不以明星直播作为主打产品。

这种做法不无道理——明星已有足够的关注度和舞台,今天去了A平台,粉丝就在A平台,改天去了B平台,粉丝和关注度也会被带走。

刘茜向《支点》记者展示了包括映客的三个主流直播平台界面,其他两个平台都是定向招募主播,需要提交自拍照片供平台筛选,映客则没有这一门槛。

正因如此,映客传播内容也不局限于游戏、娱乐领域,而是各行各业。2015年6月,刘茜正式成为映客的一名主播,主要直播如何制作甜品。

“效果还不错,去年圣诞节前夕我做了个关于制作圣诞裱花杯子蛋糕的直播,在线人数最多时有2万多人。”刘茜说。

无门槛的映客也给了不少普通人通过展现才华、分享思想赢得粉丝的机会。有位80多岁的映客女主播拥有几十万粉丝,她分享的人生阅历被很多人关注。

B2C直播平台往往需要付出高额的“网红”成本。2015年虎牙直播亏损达3.87亿元,龙珠直播亏损5212万元,斗鱼TV也同样处于亏损状态。

由于省下了签约主播的大笔费用,2015年映客收入为3048.36万元,净利润为167.28万元,成为国内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直播平台之一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全民直播模式也被其他公司所复制。2015年6月,由奇虎360孵化、不设主播门槛的手机直播平台花椒直播正式上线。

每天24小时查“三俗”

去年底,在湖北举办的2016中国文化产业峰会上,原央视主持人郎永淳向奉佑生讲述了一段自己的网络直播经历。

“当时做的直播名叫‘钢铁是如何炼成的’。具体是从走入矿山开始,一直直播到最后成品被运出去,时间从上午8:30持续到下午1:30。”郎永淳说。

与观众的及时互动感,令郎永淳记忆深刻。当有人想看矿洞有多大、山背面有什么东西时,他就能立即调整内容。

“在专业的电视直播模式里,主持人不会与观众进行沟通,网络直播则使主播和观众有了沟通平台。”郎永淳对奉佑生直言,直播中的互动是件“伟大的事”。

实际上,围绕“互动”一词,奉佑生也没少花精力。

刺激主播最有效的功能是什么?无疑是打赏。作为首个将打赏功能引入移动直播的产品,映客这一创新被解读为上线半年便完成三轮融资的主要原因。

此外,映客也是国内第一个将美颜功能带入移动直播的公司。这个创新在提升主播吸引力的同时,也将大批用户收入囊中。

不过,郎永淳也表达了另一个观点:相比电视直播,大部分直播的制作水准其实并不高,“而且各类平台也有一些低俗文化现象”。

正如郎永淳所说,杜绝色情、暴力等低俗文化现象,已成为近年所有直播平台的共同要务。对C2C模式的映客而言,直播人数、用户数量更多,监管投入也更大。

奉佑生当过公务员,跟政府机关打交道比较久,十分清楚政策的底线。因此,一开始映客就在极力避免违规。

为此,映客在长沙建设了7000平方米的审核基地,1000多人每天24小时对内容进行审核。

“在直播行业内,到今天为止,我们在审核上投入的人力是全行业平均水平的数倍。”奉佑生说。

2016年11月,国家网信办发布《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》,明令“平台需要牌照,主播需要实名”的“双资质”规定。

这要求对用户进行手机号码等实名认证,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需进行身份证件、营业执照、组织机构代码等认证登记。

奉佑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。

“一旦政府规范某个行业的时候,其实有利于该行业规范有序地发展,不致于陷入到没有底线、没有规范的环境中。”奉佑生说。

2月12日,《支点》记者发现,目前映客已加入了实名验证体系。

一两年后直播业或将洗牌

与其他直播平台相比,映客在某些指标上尚存劣势。

比如,第三方咨询机构艾媒咨询《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对平台满意度调查》中,映客直播位居榜单第四,前三名分别为斗鱼TV、全民TV、花椒。

作为与映客定位类似的直播平台,花椒近年也有不少创新举动。比如在2016年6月2日上线全球首个VR直播平台“花椒VR专区”。

另外,映客虽已实现盈利,但2015年利润还不如北上广深一套住宅的价格,这与其70亿元的企业估值还存在一些差距。

“中国创业不存在蓝海,只要一看到机会,一堆人蜂拥而上就成了红海,唯有不断努力才能生存下来。”奉佑生说。

增强内容的生产能力,是国内所有主流直播平台的战略,映客也不例外。

目前,奉佑生在探索“直播+”战略,如直播+体育、直播+电商、直播+教育、直播+企业、直播+客服,试图改变人们既有的生活方式。

在2016年奥运会期间,“洪荒少女”傅园慧在映客做过一场直播,累计有1054万人在线观看了直播,共获得超过318万“映票”,折合人民币超过30万元。

2016年天猫“双十一”期间,一汽大众、联合利华、雅诗兰黛等品牌,以及国际明星麦当娜、欧文、EXO等聚集在映客中,通过直播引领用户买卖。

2016年末,央视新闻频道《新闻1+1》节目中一位西安老师因为用映客直播讲课,在网络上迅速走红,一天内吸引8万多人前来观看。

此外,包括杨元庆在内的一些有社会影响力的企业家,也通过映客和年轻一代用户建立了新的互动。

还有一些社会作用令人意想不到,如“直播+公益”。

2016年,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音乐之声和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共同主办,映客直播共同发起的 “映客直播 1200助学行动”正式启动。活动期间,只要用户使用映客为“我要上学”专属打造的公益礼物,映客就会捐出相应善款。

截至2016年12月11日,这一活动已累计送出超过1.58亿个公益礼物,折合资助款项超过158万元,资助了1320位留守儿童。

此外,一些一开始源自于映客自身“痛点”的创意,也有可能为行业带来巨大改变。

映客发展初期收到很多用户投诉,客服电话线路常常占线。后来,映客发现许多客户反映的都是同一类问题,便直接用客服直播方式来解决。

“通过直播,1个客服同时能服务1万人,用更少人力解决更多问题。”奉佑生希望,未来有更多企业能够尝试这种新的产品形态。

目前,国内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有数百家。奉佑生坦言,即便映客已处于直播领域第一方阵,他仍觉得危机四伏。

“再过一两年,直播行业可能会跟今天的视频网站一样,第一名将占据50%的市场份额,其他平台则会陆续合并。”奉佑生说。